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西药房的爱与呻吟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今天晚上又是嘉云值晚班。

真是没有天理,以前前辈们把晚班多叫嘉云。

是因为嘉云没有男朋友,时间多多。

而如今,他终于有一个恋人了,却反而自己抢着要来加班了。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躲避那个如狼似虎、体力过人(应该是非人)的恋人。
 

那个人,每天晚上一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嘉云剥个精光,放到床上好好
享用一番,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然后他会大发慈悲的弄一点东西喂嘉云,当然这也是有目的的,因为之后的一
整个晚上嘉云都要在他的身体下面恩恩啊啊,不存够体力可不行啊。

那个家伙该不会只是看中我的身体吧?

嘉云抱着头苦苦的叹息,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多么女人的想法。

苦恼的把脑袋在桌子上,嘉云还是心烦意乱。

然而就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后面把他一把抱住。

啊…出于本能的反应,嘉云的四肢不断攻击拍打着偷袭他的生物。

喂喂…好痛啊!后面的人呻吟起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凌耀洋。

他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个嘉云的恋人,他是嘉云的同事也比他要小两岁。

你来干什么?

陪你值班啊。

林耀洋理所当然似的坐下来,一脸的坏笑,我怕你寂寞嘛!

你刚才呆呆的是在想我对不对?

什么寂寞?谁会想你啊?

驾驭矢口否认,但他瞬间变红的脸蛋却将他出卖了。

还说不想?

凌耀洋一把揽过嘉云縴细的腰肢,把脸埋进柔软的腰侧深呼吸。

你,你干什么?

嘉云的脸越来越红,想把他推开只恨力不如人。

耀洋轻笑的抬起邪气俊美的脸孔︰我闻到你这里‘我好想要’的淫蕩味道呢!
说着他的手指已经开始鬆开嘉云的皮带了。

嘉云当然不依,他涨红着小脸奋力挣扎,可就是摆脱不了耀洋那双有力大手的
钳制。

你这样就不乖了…耀洋笑笑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橡皮管,三两下就把嘉云的手
给绑住了。

我带了好多东西哦…不止这个而已,我们来玩医生游戏好吗?

很有趣,你会喜欢的。

放开我…我不要拉!

嘉云的声音里马上染上了哭腔,这里是医院…我们回家去好不好?

医生游戏就是要在医院里面玩啊。

耀洋慢慢打开嘉云的衣服,手法色情无比的触摸着嘉云光洁的皮肤,而且我很
生气,谁叫小云云一直躲着我?

你…啊…不要……

不断被耀洋的手指刺激到失声惊喘的嘉云仍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真的不要?

耀洋挑了一下眉毛,邪恶的手指用力的拧了一下嘉云胸口出处可怜的乳尖,让
嘉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弹跳起来。

痛拉!好痛…真的很痛耶!

受到这种待遇的嘉云委屈的不得了。

但那个痛痛的地方却很快感受到一个湿热温柔的包围。

耀洋的脸贴在上面,舌头淫秽的吸着那发颤的红色小珠。

一阵阵麻痹的感觉传到肚脐以下的某个地方,嘉云知道裤子里面的某个器官要
甦醒了。

虽然不甘心但是又无力抗拒。

你瞧瞧你这里,好漂亮!

耀洋满意的移开脸,欣赏着那两个散发出奇异光泽和鲜艳色彩的小装饰。

你真变态……

嘉云嘴上这么说,可其实他自己的男性部分早就欲火难奈了。

仅仅是被玩弄胸部,下面的部分就飞快的挺立起来,这让嘉云感到无比的羞耻
,然而这种羞耻的感觉却又让他的身体更加敏感,欲望更加强烈。

然而耀洋却故意忽略嘉云下面那难奈的重点部位,只是一味的把注意力集中在
嘉云的胸部和柔软的皮肤上,丝毫没有直接安抚他的意思。

可怜的嘉云双手被缚,只能夹紧双腿来缓解灼热的痛苦。

你怎么了?

耀洋忍住笑,故意问他。

那里…好难过…啊。

是这样啊?

耀洋装作好像是才想起这件事情一样,那小云云想怎么样呢?

要…啊,解开手…让耀洋来帮他这种话嘉云还是说不出来的,只希望耀洋能快
点放开他让他自己解决掉。

不行哦。

连这点小小的要求耀洋的残忍的拒绝,如果我把小云云解开,小云云就又不听
话了。

不…不要。

要不然这样好吗?只要小云云乖乖听话我就帮忙。

耀洋诱骗似的打开嘉云的裤子,手指轻轻描绘那火热部位的形状。

光是这样的接触就足以让嘉云喘息着说不出话来了。

听话哦…小云云把脚打开给我看看。

耀洋继续用低哑的声音诱骗。

欲火中烧的嘉云那里还有什么抵抗的能力,只能对耀洋言听计从。

他慢慢张开自己雪白的双腿,那竖立的阴唇和浅色的花蕾就毫无保留的展现在
耀洋的眼前了。
 

真漂亮,好乖。

耀洋一边赞叹一边用手指拨弄那禁闭的花穴入口,满意的看到那个小小的穴口
颤抖了一下。

小云云,医生游戏才要开始哦……

耀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口镜,就是牙科医生常用的那那种有细长圆滑手柄,上
面装着一面小镜子的工具。

你……

仿佛预感到耀洋要干什么,嘉云慌忙的想合上双腿,却被耀洋给制止了,那双
腿反而被拉的更开。

听话哦,我特别弄来很多好东西…先让我检查一下你后面这张小嘴。

闷闷的笑着,耀洋的嘴唇已经贴到了嘉云闭的紧紧的花穴上,滑腻的舌头轻轻
的将唾液倾注进去……

让我来看看小云云的里面是什么颜色的呢?

充分将那个小穴里面润湿之后,耀洋拿起口镜抵在嘉云被液体染的发亮的穴口
上。

冰凉的触感马上让嘉云打了个寒噤,随着口镜的深入,这种冷冷的金属触感变
的更加强烈。

好难过……

不要怕马上就好了……

耀洋一边安慰一边变换着口镜插入的角度,嘴里发出啧啧的惊叹声,好厉害!
是桃红色的呢。

不要说……

嘉云羞耻的闭上眼楮,脑袋不住的左右摇晃。

口镜在他体内的摩擦让他体验到了异样的感觉。

无视于嘉云的抗议,耀洋对那地方美景做了更进一步的描述……

这个地方啊湿湿的,还不断的收缩啊……

小云云的里面都是热气,把镜子都弄糊了呢…真淫蕩哦……

不要了,不要了……

眼泪从嘉云通红的眼眶里涌出来。

双手被束缚,双脚无法合拢,这样的他简直真的是一条在案板上等着被人烹调
享用的小鱼。

小云云不喜欢这个啊?那换一个好了。

凌耀洋话音刚落,嘉云就感到身体里的口镜被飞快的抽了出去,但还没等着他
鬆口气,另外一个更大的东西就又被塞了进来。

啊!什么?

嘉云张大了被泪水迷蒙的眼楮,却看到耀洋的耳朵上正戴着听诊器,而他也是
非常认真的听着。

恐怖的是…听诊器的另外一头居然在嘉云的身体里面!有声音哦!

耀洋高兴的笑了起来,小云云要不要来自己听听看。

也不管嘉云是否愿意,耀洋把他扶着以一种弯着腰的姿势坐起来,这样可以正
好把听诊器带到他的耳朵上。

嘉云脸红的听到那里面嘈杂的嗡嗡声,自己的身体稍稍收缩,那声音就会边的
特别响亮而尖锐。

这声音在平时听觉没有什么,但此时这种身体里被塞着听诊器的状态,却让这
种声音充满了色情的味道。

这让嘉云差点晕厥过去。

你这个小洞看来是不够啊。

耀洋若有所思的把听诊器从嘉云耳朵上拿下来,然后去寻找新的玩具。

他站在药柜前看来看去……

恩,要给小云云吃什么药呢?

啊,这个……

好像是自言自语,但是每一句话又会让嘉云听见,我知道小云云最怕苦了,这
个可是甜的哦。

耀洋从药柜里拿出一个圆柱形的厚重玻璃瓶,那是一瓶琵琶膏(奇怪,这是中
成药怎么会在西药房出现…不管了)。

装满可深琥珀色液体的瓶子看上去非常重。

现在,我就来喂小云云吃药了哦。

耀洋打开药的盖子,把那玻璃瓶连同里面的液体一同塞进嘉云的身体。

啊…不行!太大了…不要……

嘉云感觉到听诊器还在身体的里面,现在又要被迫接受一个庞然大物,怎么受
的了?

后方涨满的,已经是极限了。

但那个瓶子还是无情的深入着,随着它的进入里面黏稠的液体也渐渐流淌出来
,冷冷的触感更是刺激着嘉云原本就非常敏感的身体。

前方又是一阵无法解脱的刺痛……

直到完全进入,嘉云的花穴已经处于饱和的状态,红红的战抖个不停,但耀洋
好像还是不满足。

啊,我想起来的,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

他拿出一根温度计,试图从玻璃瓶和肉壁之间插进去。

不要…会坏…啊…啊…啊…不行哦。

耀洋伸手固定住嘉云的腰部,林外一只手仍然试图将温度计放进去,这个那么
小,小云云只要放鬆一点就进去了,我想知道你里面的温度……

可是嘉云仍是不愿放鬆身体。

这样不好,要是这个在里面破了,水银流进去,我可没办法……

听到这样的恐吓,嘉云再也不敢乱动,只好屏息放鬆自己早就涨满的身体,再
次忍受异物进入的痛苦。

这下大功告成了!

耀洋高兴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然后才终于想到要去安慰嘉云忍耐了许久的分身

一波波的快感的刺激让嘉云的身体紧缩起来,后方被填满的地方也不可思议的
传来难言的感觉……

直肠深处的某个地方似乎被火点着了一样,又似乎是被什么虫子叮咬着,让人
难奈。

啊…啊…驾驭的腰部不断扭动,感到内壁与光洁玻璃的踫撞,后方的欲望已无
法控制。

耀洋…啊,我要……

什么呀?
 

耀洋故意装傻。

你好坏…就是那个…啊……

转眼之间,后穴内的东西都被飞快的抽了出来,半透明的琵琶膏也流出了大半
,取而代之的是耀洋早已火热的巨大凶器,一插到了最深处。

啊…啊…恩…啊……

难言的快感让双手被缚的驾驭用双脚纠缠住了耀洋的腰身,整个身体的都迎合
了上去。

耀洋不断的摆动着身体,找到让嘉云更为忘情的敏感的地带,然后对着那里又
是一阵疯狂的沖刺。

啊…啊…啊…好舒服…不要啊…啊……

陷入混乱的嘉云不断的叫喊着,身体早就被不知是汗还是什么的体液浸的透湿
了。

两人都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欲望旋涡……
路过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上一篇:援妹物语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